• 嫁入蒋家的历代媳妇个个是美女 2020-01-23
  • 足球王国群星璀璨 能否登顶第六冠 2019-12-26
  • 阿富汗:巴基斯坦塔利班头目死于美军空袭 2019-12-21
  • 北京市北京盛运顺通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12-19
  •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-12-19
  • 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 看电影听音乐不是梦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-行情资讯 2019-12-12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高扬凝心聚力的中国精神 2019-12-11
  • 前5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同比增8.8% 民企所占比重提升 2019-12-10
  • 2018“创客广东”珠海市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落幕 2019-11-24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共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未来 2019-11-24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11-20
  • 一样的端午 不一样的记忆:在校园中品悟传统文化教育变迁 2019-11-19
  • 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2019-11-19
  • 两会声音:经济高质量增长 改革措施要跟上 2019-11-19
  •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11-14
  • 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
    • 2542阅读
    • 12回复

    四川麻将怎么胡牌公式:[耽美]《迟爱农》作者:公子恒 [复制链接]

   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    手中资源略重口
     
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2094
    金币
    45150
    威望
    2768
    文采
    8398
    魅力
    2956
   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13-10-04
    — 本帖被 淡水 从 【短篇阅读区】会员发帖区 移动到本区(2013-10-21) —

    我见到迟爱农,大抵有三次。

    第一次,是暂住漱水镇的当天。我走在长街上,进了一家老字号的酒馆,门外挂着一条方正的匾额,写着"咸清酒店"四个细长的篆体。我寻到一张靠墙角的茶桌,独自坐下。然而等待许久,也不见店中的伙计上前来询问。我的胸中有些郁卒,感到被忽视的不快。这种情形已经是常见的了。

    这时民国成立,大约已经有好几年,我记不清。我的样貌应该是年轻的,然而我的记忆,却在十年前就衰退了。有些事情和人,模糊地浮在眼前,怎么也看不通透。

    店中三三两两,坐着些身穿长衫马褂的闲人。多是年岁有些高的,刁着粗的烟杆,带着瓜皮的小帽,有的甚至没有剪辫分发,拖着条花白的长蛇在脑后,偶尔应和着点头,那长蛇便在背上晃晃悠悠,击打摇摆。

    我坐在桌边,恹恹欲睡。窗外穿着短衫和抿裆裤的卖掸子少年沿路吆喝着,渐渐的近了,又渐渐的远了。隔桌的人在闲谈,声音高高低低地传来,有些含混不清。大抵便是世道如何不太平;发传单的学生在街上被人用机关枪射死了;有些人全家跑路,逃到洋人的租界去;烟又涨了价,更加难买到;等等,等等。

    我的酒,仍然没有端来。我看着空空的桌子,心中不是滋味。那小二大约是见我面生,好欺负罢。

    这时店中走进一个高大的男人,径直去了柜台,向掌柜要酒吃。我听见四周的声音瞬间低下去,低下去,然后又开始窃窃私语,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    他长得实在是英俊,也早就剪去了辫子,留着一头短短硬硬的发。然而他的长衫却又脏又破,仿佛许多年没有换洗,几乎看不出原有的形状。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油布的纸包,打开来,里面又是一层皱的手帕,再揭开一层,这才露出几角污损的大洋。他将大洋抓在手里,向掌柜推过去,低声说道:"一碗黄酒。"

    然而掌柜却不接,拿青白的眼角瞟了他一瞬,懒懒地说:"黄酒,早就卖光了。"他愣了一愣,望着墙角一排棕红的酒坛,说:"那里不是还有许多么?"掌柜甩了甩手中的抹布:"你要买,便买一整坛,你喝剩的那一坛,让我卖给谁去?"他的脸瞬间变得通红,嘴唇动了动,却说不出话。四周有人低低地笑,他更加手足无措,呆呆地站着,胳膊举在半空。

    这样的刁难,大约持续了半盏茶的功夫。掌柜终于端出一碗黄酒,他站在柜边,接过来慢慢地喝了,然后转身走出门去。我看见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,歪斜颠倒的,许是腿脚受了伤,还未痊愈罢。

    他一出门,店中便又活跃起来,有人大声地说:"掌柜,那坛酒,你自己喝了,我们是不要的。"大家哄堂大笑。又有人说:"还是扔了的好,免得染上痨病,不得好死。"于是笑得更加厉害,满店的热闹气氛,实在是快活极了。

    我从他们的话中,大抵听出了些端倪。他叫迟爱农,平民出生,父母双亡。日里在家中做些小买卖,向来是本分的,不想十年前竟得了"痨病",喜欢男人,结果终于触怒天公,遭到了报应。

    他爱上的人,是周家的独子周清严。

    两人在行云雨的时候,被周老爷撞见,于是一阵乱棍将他打出。隔不了多久,周清严便去了法国,此后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  我从那些人所说的话中,听出他被打得很惨,双股都裂开,皮开肉绽。大夫请到家中,只摇摇头便走了。那时左邻右舍都以为他是要死的,平平的放在硬板床上,也没有人看管照顾。不想居然活了过来,数月之后便能下地行走。

    "他那时死了倒也好,何至于现今过得如此凄惨,连买酒的钱也快筹不起。"隔桌有人说道。

    "那是因为他的罪太深,老天故意地惩罚,让他不能痛快死掉。他现在的罪,只怕是愈加的深重了罢,真是造孽。"

    "他也是傻,那周家的少爷,又有钱,人生得又美,怎么可能会喜欢他,只是想要和他困觉,尝一尝新鲜。现在人也不回来,许是早就将他忘了。"

    我的酒,终于仍是没有端上来。我站起身,缓缓向外走去。天色有些暗沉,快要下雨了罢。

    再次见到迟爱农,是在三天以后。我闲逛在长街上,路过了周家的宅子。那片朱红的大门有些发灰,像是苟喘的老人,然而即便是这样,也仍能看出它的富有。十年以前两人应该是年轻的,双十的烟华,不知道是怎样的情形。那时的迟爱农,定然比现在更加英俊罢。

    我继续向前走,拐进小巷,在一片残败的塌屋外听见男人的呻吟。这时已经是初秋,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,尽是灰黄的萧瑟之气。我推开吱哑作响的木门,进到院中,寻着响动而去,终于在一堆半人高的杂物后,见到了迟爱农。


    我默默地站立,看着他裸身躺在地上,被两个穿短衫的男人进出。他的躯体,扭成怪诞的形态,仿佛古木的盆景。我的心中是苦的,然而却止不住被那深色的健壮肉体所诱惑,发不出声音。我看到地上一滩刺目的红,是画坊最贵重的颜料也比不及的鲜艳。

    他空洞的眼,向我看过来,内里有几簇微弱的火花,只一闪便不见了。男人泄在他腹中之后,站起来便打,他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,嘴中发出呜呜的叫。我听见他们一边打,一边唾骂着:"贱货!贱货!"他的身上,很快见了血,同原来的赤红融在一起,慢慢地扩散。我冲上去,想要撞开打他的男人,然而他们仿佛看不见,几下拳脚,便将我摔到一边。

    男人打完之后,整整衣服走出去。他躺了许久,终于用手肘支撑着身体,慢慢地爬回里屋。我看着他消失在黑洞洞的门内,沿路拖过一条红白的污迹,很快便干了,硬硬地结在地上,仿佛丑陋的疤。我抹了把脸,湿漉漉一片,全是泪水。

    我像是失了魂魄,漫无目的地走。远远来了一个和尚,在我身前站定,双手合十道:"这位施主,从哪里来?"我说:"逃避乱世,四处流浪。"他深深地看我一眼,说:"若有了归宿,便莫要再徘徊不定罢。"他道一声别,便走了。

    我仍然放不下这条长街,心中只想着要再见迟爱农一面。也许见了这最后一面,我便可以远远地离开,将他忘却。然而我又怕,怕终究甩不脱对他的想念,得不到,又走不了。

    我听见到处都有人在谈论他。一个被男人抛弃的男人,似乎的确是天大的丑闻,足以满足街坊邻里近十年来茶余饭后的口闲;而被抛弃之后,又自取其辱,人尽可夫,更是了不得的标本。

    "他被周家的少爷抛弃之后,头五年还本分些,默默做些小买卖,生意甚是惨淡,后来就露出了本性,愈发的淫荡。我就亲见了,他带着三个男人回家过夜,用身体换不到钱,隔天还被打了一顿,这不是自作自受的么。"

    "前几天他又被打了罢,走路都不稳,酒钱更是一文也拿不出来,结果不知好歹,跑到酒馆中讨要免费的酒吃,又被打了一顿,现在估计连床也下不了。"

    "真是作孽,他生得强壮,样子也英气,喜欢男人也就罢了,居然堕落至此,只怕连兔儿爷都比不上罢,这整条街,最穷贱的人也看他不起。"

    "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待在镇中的么。听说他还不死心,妄想那周清严能够回来,带他出国过好的日子,这不是可笑?"

    "所以人不能轻易地供出心来,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,这一辈子便葬送了。"


    我默默地听着,听完之后,却又想不起听到什么;我只觉得哀伤,哀伤过后,却又不知这哀伤从何而来。

    最后一次见到迟爱农,是在一个满月的夜晚。我再次走上长街,不知不觉,便拐进了那条小巷。那间带院子的破屋像一只黑洞洞的大嘴,没有半点活气。我推开门,进入院中。那摊血的印?;乖?,长长拖了一地。我疑心屋子的其它地方,定然还有相同的血迹,干了的,半干的,老旧的,新鲜的。

    房门没有上锁,我打开它,轻轻地走进里屋。月光从窗外斜斜地洒下,照着光秃秃的墙,一片青灰。唯一的家具,便是一张硬硬的木板床,连褥子也没有,只罩了一条烂的被单。地上放着一只脏污的水杯,另有一些零散的物品,大抵是一些寻常的生活用具。

    迟爱农面冲着里间,直挺挺地侧躺在床上,仿佛死了一般。他裸露的肩背,在月色下泛着缠绵的光。我伸出手,细细抚摸那片冰冷的皮肤,胸中涌起一股极悲的苦来。他盖着的薄被上,是斑斑的血迹,我掀开它,露出一双穿着亵裤的长腿,顺着脚踝滑向股间,摸到满手的精血。我胸中的苦,愈发悲凉,仿佛怒涨的潮水,遥遥没有归期。

    "爱农,爱农。"我叫着他的名字,俯身亲吻他微张的唇。他比我高大,也比我健壮,然而我却从他紧锁的眉间,觉出他的脆弱和无助。我一寸一寸地亲吻,从嘴唇到脚踝,又从脚踝到嘴唇。他动了动,睁开眼睛,定定望着我。他的身体有些发抖,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,然而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    他闭上眼,紧紧回抱住我,仿佛抱着一个即将破碎的梦。直到我进入他的身体,他也仍这样抱着,不留一点缝隙。

    "爱农,爱农。"我低喊,满满释放出来。

    迟爱农的尸体,第二天清晨被人发现在河边的淤土里,穿戴十分整齐,脸朝天平躺着,表情是欢喜的安详。他被渔人打捞起来,放在岸上,四周立刻围了一圈人。他仍是那么英俊,虽然有些浮肿。我挤进人群中,默默看着躺在地上的、他的尸体。这次的见面,是在他死后,理应不算数罢。

    据说他是喝醉了,失足从桥上掉下去的。于是便有人发话:"这也是自作自受,他平日里便嗜酒如命,如今终于尝到了恶果。"

    "他这一死,便等不到周家的少爷来接他了。"另一个人这样说,于是大家都笑起来。

    然而有些人觉得遗憾,因为他们茶余饭后,再也没有闲聊的谈资;另有一些人也觉得遗憾,因为迟爱农死了,他的身体便无法享用。

    有一位十分慷慨大方的,终于贡献出了一张草席。于是迟爱农的尸体被卷入其中,草草埋进山后的树林。他的坟四周,是见不到其他坟的,因为既然没有人愿意同他喝一坛酒,也便没有人愿意同他葬在一处。

    关于迟爱农的死因,事后又被人谈论了许久。有人说他是喝醉了,有人说他是精神失常,还有人认为是上天惩罚他,用神力将他推入了水中。

    我疑心他是自杀,因为迟爱农是浮水的好手,不容易被淹死的。

    我步行在一条长黑的土道上,四周沉沉的死气,仿佛浓墨的凝块,湮没了景物,甚至连那几声依稀的嚎叫,也辨不清最初的所属。远远的前方,走来一个模糊的身影,渐渐的近了,我看清他高的身材和英气的脸,原来是迟爱农。

    他身上穿的,是死时那套整洁的长衫。这应该是他最好的衣服罢,他定然将它一直收藏着,等待爱人归来的时候使用。他是那么的英俊,仿佛我在法国的博物馆中所见的,洁白的男体雕塑。

    他在我面前站定,微笑着说:"昨天晚上,我梦见了你。"他伸出手,抚上我的脸,叹道:"清严!清严......你还是这么美。"

    "当你像十年前那样,温柔抱我的时候,我便知道,你终于回来了。"

    我捉住他的手,放在唇边,眼中的泪,流了满脸:"你受苦了。"他轻轻拭去我的泪:"你走时留下一封信,让我等你回来接我。我等你,从来就没有后悔,就算再有十年,就算再有百年,我也会一直等下去。"

    "只是没有想到,"他低低地说,"等来的,竟是你的魂魄。"

    我望向来时的鬼路,眼中止不住流泪。这条路,我走了整整十年,沿途寻觅那个高而英挺的身影,想要告诉他:莫要再等,我早已在抵达法国的次月,便死了。我的记忆,渐渐有些模糊,只清晰地觉到在找寻什么,具体的明细,却又忘了。

    我同他交握着手,于混沌的黑暗中向前走去。我想起那个和尚所说的话,现在的我,是真的找到了归宿罢。

    "我见到你,本是想对你说,忘了我,好好地活......没想你却......"

    "只有同你在一起,我才会好。"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
    手中资源略重口
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2094
    金币
    45150
    威望
    2768
    文采
    8398
    魅力
    2956
    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3-10-04
    手机里唯一不删的一篇,真虐 - -
    离线小諾于
    發現好久沒換大頭了,來個香肉圖~
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10564
    金币
    86157
    威望
    1208
    文采
    122
    魅力
    11272
    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3-10-05
    真的很虐...咱家明明猜到這是虐文還自虐的看完...

    看完心理有點悶又高興他們在一起了

    不過對強暴又施暴的橋段咱家珍的事非常討厭
    1条评分 ,魅力+5
    倾魅寒 魅力 +5 好人好报 2013-10-12
    离线湘云子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2633
    金币
    4189
    威望
    182
    文采
    94
    魅力
    2637
    只看该作者 地板  发表于: 2013-10-05
    抱走啦 谢谢楼主的分享
    腐女
    离线溜达溜达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3502
    金币
    10653
    威望
    113
    文采
    25
    魅力
    3631
    只看该作者 4楼 发表于: 2013-10-05
    我就不应该来找虐···
    时光荏苒
    愿时光温柔相待我深爱的少年。
    离线青冥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939
    金币
    987
    威望
    61
    文采
    55
    魅力
    941
    只看该作者 5楼 发表于: 2013-11-18
    内容谢谢,看看麽
    离线三生迷离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522
    金币
    5760
    威望
    36
    文采
    45
    魅力
    532
    只看该作者 6楼 发表于: 2013-11-18
    很感人,但系我不喜欢QJ的剧情
    离线菊花蝉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499
    金币
    564
    威望
    307
    文采
    0
    魅力
    4
    只看该作者 7楼 发表于: 2014-06-05
    阴郁的文峰,虐死了
    天,休使蟾圆照客眠。人休在,桂影自婵娟。
    离线woling1448
    懒得很有格调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628
    金币
    1799
    威望
    149
    文采
    9
    魅力
    221
    只看该作者 8楼 发表于: 2014-06-14
    那他为啥和别人在一块呢? 要是我 一辈子也接受不了别的人了
    认真的生活
    离线happy.fun
    书评组招新,高薪,外加礼物多?。?!http://www.ufled.tw/read-htm-tid-590471.html
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2038
    金币
    52518
    威望
    39800
    文采
    249
    魅力
    2260
    只看该作者 9楼 发表于: 2014-12-27
    大概猜到了结局,真的虐 ,不过,那个时代的特点就是这样,愿过后两人可以幸福的在一起,长长久久~
    离线a19879599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2997
    金币
    373
    威望
    1
    文采
    0
    魅力
    2994
    只看该作者 10楼 发表于: 2018-09-30
    有点心酸
    离线momokaka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1949
    金币
    215
    威望
    59
    文采
    9
    魅力
    1945
    只看该作者 11楼 发表于: 2019-04-11
    谢谢分享
    离线hua5171019
    配偶:
    发帖
    1558
    金币
    1239
    威望
    29
    文采
    3
    魅力
    1555
    只看该作者 12楼 发表于: 02-14
    不错??!
  • 嫁入蒋家的历代媳妇个个是美女 2020-01-23
  • 足球王国群星璀璨 能否登顶第六冠 2019-12-26
  • 阿富汗:巴基斯坦塔利班头目死于美军空袭 2019-12-21
  • 北京市北京盛运顺通综合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12-19
  • 巢湖今年首个虾汛开湖 1600多户渔民下湖捕捞 2019-12-19
  • 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 看电影听音乐不是梦传Switch即将支持媒体应用-行情资讯 2019-12-12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高扬凝心聚力的中国精神 2019-12-11
  • 前5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同比增8.8% 民企所占比重提升 2019-12-10
  • 2018“创客广东”珠海市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落幕 2019-11-24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共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美好未来 2019-11-24
  • “网红”章丘铁锅曾一锅难求 如今小作坊停业现滞销 2019-11-20
  • 一样的端午 不一样的记忆:在校园中品悟传统文化教育变迁 2019-11-19
  • 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2019-11-19
  • 两会声音:经济高质量增长 改革措施要跟上 2019-11-19
  • 习近平致信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-11-14